投资路上,何为正确的事?

擅长:基金
简介:硕士研究生。自2007年7月至2011年8月在平安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担任研究员;自2011年8月起加入上投摩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,历任行业专家、研究部副总监兼基金经理助理,现任研究部总监兼基金经理。自2018年11月起担任上投摩根策略精选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经理,自2019年7月起同时担任上投摩根大盘蓝筹股票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经理。2020年6月12日担任上投摩根研究驱动股票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经理。2019年8月16日-2020年12月18日担任上投摩根成长先锋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经理。

投资路上,何为正确的事?

2021-08-10 17:37

“事后偏见造成人们误认为这个世界容易预测,而事实并非如此。”

——罗伯特席勒,《非理性繁荣》

“投资的目的既然是为了赚钱,为什么不能只要上涨的东西就买,哪怕是泡沫? 为什么还要看基本面和估值?”

最初碰到这个问题,我无言以对。速度并不是我思维的优势,我一直把基本面和估值作为思考的出发点,以前还真没仔细想过这个问题,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是好。

确实,这个问题是所有价值投资者都要面对的一个关键问题。价值投资不是信仰,如果不能从道理上想明白,价值投资就是盲目的坚持。我认可价值投资的理念,也认同巴菲特的投资方式,就是因为从数学上看这些理念和做法是有道理的。经过一段时间的仔细思考,我认为我搞清楚了这个问题。

答案就在于,不是基于基本面和估值的投资非常危险,缺乏投资最关键的确定性。曾经上涨并不代表未来还会上涨,基于历史上涨或者直觉做出的判断很可能是一种偏见,据此做出的投资决策是非常危险的。参与泡沫就意味着远离了确定性,降低了长期复合增长的潜在速度。当股价脱离基本面和估值上涨时,跟随趋势搭顺风车的诱惑非常大,但明智的投资者还是应该选择做正确的事。

做正确的事还是随波逐流,这就是投机与价值投资的根本区别。并不是任何东西上涨就应该买。投机者认为自己的直觉或者经验能够预测价格的上涨,而且还能预知价格何时开始下跌,并在下跌前全身而退。但这种自信其实是一种错觉,事后回过头看问题总会给人一种超过自身实际能力的自信感觉。过度自信的一个根源就是事后偏见(Hindsight Bias),用通俗的说就是事后诸葛亮,世上只有一个诸葛亮,事后人人都是诸葛亮。

事后再回过头看问题,由于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结果,人们往往倾向于认为自己在事前也能知道实际情况将如何发展。在耶鲁大学教授罗伯特席勒著名的《非理性繁荣》一书里,他认为事后偏见所造成的非理性与过度自信是产生泡沫的原因之一。“事后偏见造成人们误认为这个世界容易预测,而实际上并非如此。”

大多数人热衷的股票或资产,很多都曾经在过去一段时间里经历过快速上涨。很多人根据历史的上涨,加上事后偏见,认为自己能预测未来的上涨。但是,这种预测往往并不靠谱。资本市场是一个复杂系统,存在各种反馈,也就是“反身性”,任何价格的变动都会对反过来影响市场参与者的心理。这样一个非线性反馈系统,任何基于历史的简单线性预测都很难成功。当大多数人都认为某个证券会上涨时,系统往往已经运行到了奇点附近,离崩溃只有一步之遥。

正因为未来难以预测,所以明智的选择是做正确的事,远离泡沫,追寻确定性,因为泡沫肯定会破灭,而你不知道泡沫什么时候会破灭。参与泡沫看似风光,实则凶险。择时更是一条非常危险的道路,没有人能长期做到,索罗斯只有一个,相信自己能驾驭泡沫的想法非常危险,很多真正危险的东西并不是在于表面上的凶险,而在于其强大的诱惑,让人不知不觉中身陷其中,难以自拔。

毒品并不是一沾就死,而是吸了感觉很好,但是一旦上瘾,就不能自拔。面对这样的诱惑,需要非常强大的定力。当投资者参与泡沫,获得高回报,大脑的潜意识区会主导人的行为,促使人变得更加贪婪,追寻更具风险的投资,加大赌注,也就加大了大幅度亏损的可能。而这种大幅度的亏损是长期复合增长的死穴。只要有一次大幅度的亏损,就会摧毁之前长期持续的高增长,降低复合增长的速度。

因此,投资的关键有时候不是做了什么,而是不做什么。巴菲特2000年的时候没有参与互联网泡沫,他的业绩大幅度落后市场,被众人嘲笑。但是当初在泡沫中无限风光,大声嘲笑他的人如今在哪里呢?做正确的事不会让你一夜暴富,甚至还会在短期造成机会损失,但这样做能保证投资安全,保留本金,避免大幅度亏损,确保你还能活到下一个博弈。

何为“正确”?“正”为不偏不斜,“确”为真实,实在,明确,固定。正确就是符合事实,符合规律。在投资中,唯一确定的就是现金和现金流。由于一鸟在手胜过双鸟在林,对未来的现金流要打个折扣。而投资品的价值就来自于未来现金流的折现。对于企业的估值可以有多种办法,但是万变不离其宗,现金流是各种估值的本质。任何偏离了这种实实在在的内在价值的东西都令人生疑。

但是,确实有很多股票的基本面并不好,现金流不佳,但在一定时期内仍然可以上涨很多。很多人根本不在乎基本面与估值,只在乎股票能否快速上涨,能否短期致富。这是典型的投机者的心理。著名的价值投资者赛斯卡拉曼在《安全边际》一书中用沙丁鱼的故事道出了投机的本质。加州沙丁鱼减产,商品交易者争相竞标,把沙丁鱼罐头的价格迅速抬高。一天,一个沙丁鱼罐头购买者决定犒劳自己一下,打开一盒昂贵的沙丁鱼罐头,吃了下去。但是,吃了以后他马上生病了。于是他告诉卖家沙丁鱼是坏的。但是卖家回答:“你不明白,这不是吃的沙丁鱼,而是交易用沙丁鱼!”

很多投机者并不在乎买卖的证券是否真的有价值,而只在乎证券能否上涨,能否暴富。对他们来说,股票只不过是一张交易用的纸。只要能上涨,什么都可以买。这是一个傻瓜的游戏,价格的上涨全靠更多的傻瓜用更高的价格购买。但是,傻瓜总有不够用的时候。正如巴菲特所说,当你加入一个游戏很久,还不知道谁是那个傻瓜,那么十有八九你就是那个傻瓜!

[真诚赞赏,手留余香]

0人赞赏

点赞665 分享

全部评论(1)

说说你对观点的看法
按时间 按热度
X

[真诚赞赏,手留余香]

自定义金额